福利双色球开奖:福彩15选5开奖结果

您當前的位置 : 推薦關注 > 正文

關于濟源-文化濟源

2014-06-19 00:00|來源: 濟源之窗|責任編輯:

  

  位于豫西北的濟源,由于自然地理條件和歷史因素,形成了具有地域特色的文化記憶,而作為文化重要組成部分的飲食文化也秉承著自己的特色,伴隨著濟源歷史的變遷與發展,一路芳香。

  濟源人的飲食習俗,從范圍上講屬于“北方型”。偏好面食、喜喝湯飯是濟源人的“最愛”??梢院斂豢湔諾廝?,幾乎到了無饃不飽、無面不食的地步。面食又分為蒸制類面食、煮制類面食、炸制類面食等,可謂品種繁多。面食制作在這里變成了詩化的勞動,或勞動的詩化,讓人從心底贊嘆!飯前或飯后喝點湯,是濟源人的飲食習慣,從科學的角度看,也不無道理。粗糧細作,粗細搭配是濟源人飲食智慧的結晶。濟源區域內的淺山區和丘陵區,盛產雜糧,因此,這里的人們就在粗糧細作、粗細搭配上下功夫,將營養和美味共享,實為大智慧。在我們這個煎炸、膨化、精細食品花樣百出的時代,原汁原味的粗糧食品日益受到人們的青睞。南北風味、相容共生則是濟源人飲食文化的一個顯著特點,舌尖上的濟源傳統飲食與現代文明相融共生,熠熠生輝。

  

  中華文明的源頭,中華民族的發祥地在中原,這是當今全世界華人的共識。中華民族的姓氏之根絕大多數也在中原,這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在漫長的歷史文明進程中,經不完全考證,在依人口數量多少而排列的100大姓中,有78個姓氏的源頭在河南或部分在河南。濟源地處中原,歷史悠久,史上曾是諸侯建國的名邑,得姓授氏的必眾。當時西周的三公和苗姓封地就在濟源,即召公、芮公、毛公、苗亭。另外,濟源也是東周在此分封采邑較多的地方,見諸史料的就有13個。它們有的以國或以邑為氏,有的以封地或住地為氏,因此而發源于濟源的姓氏就有5個之多,它從另一個側面彰顯出濟源歷史的古老與久遠。

  一個姓氏一部史,一個姓氏續寫千年情。當年,毛澤東同志在成都召開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談歷史研究時這樣說:“搜集家譜、族譜加以研究,可以知道人類社會歷史的發展規律,也可以為人文地理、聚落地理提供寶貴資料?!焙跆甕駒諶閃⑽迨苣甏蠡岬慕不爸幸蔡傅劍骸耙孕帳銜幕淼拇澄幕詬郯奶ê禿M馇勸杏兇毆惴憾羈痰撓跋??!庇紗?,我們可以強烈地感受到,中華姓氏已經成為傳承文明,解讀歷史,透視社會的微觀窗口。它有著和生命一樣豐富和深刻的內涵,潛在著一種凝聚力、親和力和濃厚人文的情懷。以此為紐帶,連著你我他,連著中國與世界,這就是姓氏文化的魅力所在。

  

  地名是人們對具有特定方位、地域范圍的地理實體賦予的專有名稱。地名的意義通常認為是地名的字面所表達的含義,它是人們為地命名時的著眼點,或者叫命名的依據。因此,一個地方的命名具有一定的社會性、時代性、民族性和地域性特征。通過這些特征,我們對該地的文化就有所了解和認知。

  地名是文化的傳承,是祖國先進文化的組成部分。濟源的不少村名都具有歷史文化底蘊,它們或以先賢圣人為名,或以遺址廟宇為名,或以動人的故事和美麗的傳說為名,或為紀念英烈更名,無不沉淀著久遠的文化記憶和歷史痕跡,給人們一種情操的陶冶,寄托著一種美好的向往和追求。著名作家、民俗家馮驥才在《地名的意義》一文中曾這樣表達地名的意義:一個地方自有地名才算真正的誕生,地名是一個地方特定的文化載體,一種牽動著鄉土情懷的稱謂。

  時代在發展,社會在進步,新型城鎮化在推進,而進行城鎮規劃建設時,理應善待地名,因為善待和?;さ孛?,既是對本土文化的尊重,對歷史的尊重,也是對未來的負責。

  

  民俗是千百年來民眾靠口頭和行為傳承的一種特殊文化。它涉及人的衣食住行、婚喪嫁娶以至生活中的語言交流、習俗禮儀等方面,無論從經濟、文化、宗教等哪一個方面講,都可以看到中華民族的愿望、追求和精神寄托。

  濟源是中原歷史文化名城,民俗文化可溯源到數千年前的封建社會。隨著社會的文明與進步,傳統的農耕習俗,手工業習俗,民間的語言習慣、交際禮儀等,都在發生著變化。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,隨著人們生活方式的改變,新舊文化的碰撞,舊有的風俗隨之嬗變、淘汰和更新,民俗文化也在傳承中不斷更新。

  古語云:“入境而問禁,入國而問俗,入門而問諱”,足見民俗文化之重要。為了使人們了解存活于濟源鄉間的傳統習俗、禮節,適應“入鄉隨俗”之需要,特別是為創立新民俗提供幫助和啟迪,把這些充滿地方特色的民俗文化集納起來,不僅保存了地方文化的“基因”,還可以通過重新審視它們的文化內涵,感受先人們的聰明才智和濟源人重禮義、講和諧的風尚,進而對推動濟源傳統文化的繼承發展發揮積極作用。

  

  濟源茶文化源遠流長。以茶為村名的茶房、茶店,印證著濟源悠久的茶文化歷史;見到遠道而來的客人必請“到家喝茶”,是濟源古風猶存的樸實民風;石茶、冬凌茶、菊花茶、蒲公英茶以及各類涼茶,反映出濟源茶文化的包容大度;煎茶、泡茶、煮茶、分茶,可以看出濟源人對茶事的講究;上茶、敬茶、受茶、品茶,一招一式,都蘊含著古老民族的鄭重禮儀。

  濟源茶文化最值得引為自豪的是“茶仙” 盧仝和他的《七碗茶歌》。盧仝是濟源這塊土地上養育出的驕子!他的《七碗茶歌》,以獨特的視角、敏銳的感受、放逸的語言,道出了蕓蕓茶人心中理想的茶境:“一碗喉吻潤。二碗破孤悶。三碗搜枯腸,唯有文字五千卷。四碗發輕汗,平生不平事,盡向毛孔散。五碗肌骨輕。六碗通仙靈。七碗吃不得也,唯覺兩腋習習清風生……”千百年來,《七碗茶歌》傳唱不衰,“七碗”、“玉川子”成了茶人、茶事的代名詞,以至于聲名遠播,被日本、韓國尊為茶道始祖。時至今日,濟源人民仍然對盧仝的事跡津津樂道,玉川大地上仍保留著諸多的茶文化遺存,石榴寺、玉川泉、花洞、泌泉、盧仝茶館、盧仝別墅、盧仝墓……,都還在娓娓訴說著當年的故事!

  

  濟源地貌形態齊備,自然條件優越。境內不僅有“太行、王屋二山,方七百里,高萬仞”,而且有古稱“四瀆”的黃河、濟水。這里山勢陡峭,層巒疊嶂,木茂林豐,谷溝幽深;這里懸泉吐珠,溪流蜿蜒,潭水清澈,瀑布飛瀉,自然山水所形成的“雄、險、奇、秀、幽”獨特景觀,譜就了一部山水交融的交響樂。

  仁者樂山,智者樂水。古老的王屋山以皇帝祭天、愚公移山等神話使其具有濃郁的歷史人文色彩,而盛唐時唐玄宗李隆基敇封司馬承禎到王屋山修道,更增加了它的神韻與玄秘,于是乎帝王將相、名人雅士紛至沓來,或游山賞水,或歸隱山林,在這里寫文題字,吟詩作畫,悠然品茗,登山采藥,給后人留下了厚重的歷史文化底蘊。當我們登山臨水,追尋前賢的屐痕足跡,探究那些膾炙人口的詩文誕生的背景,會思接千載,神交前人,內心產生深切的共鳴。自然景觀與人文景觀交相輝映,山水風光與文化遺存珠圓玉潤,構成了濟源旅游的特色。

  

  濟源的革命斗爭是一部不畏強暴、蕩氣回腸的悲壯史,是一部浴血奮戰、風雷激蕩的抗爭史,又是一部波瀾壯闊、氣壯太行的勝利史。

  革命戰爭年代,濟源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,不屈不撓、英勇頑強,從1927年6月第一個中共濟源支部的誕生,到第一個晉豫邊蘇維埃政權的建立;從第一塊敵后抗日根據地的開辟,到抗日烽火燃遍玉川大地;從平息紅槍會反革命暴亂,支援陳謝大軍強渡黃河,到南下福建建立政權、剿匪反霸,無數優秀的愚公兒女進行過多少艱苦卓絕的斗爭,作出過多少驚天動地的壯舉,也付出了多少鮮血和生命的代價!據不完全統計,為贏得新中國的解放,曾有數萬人支援陳謝大軍強渡黃河,有3000余人參加臨汾戰役和解放晉西南戰役,共有12300多名優秀子弟踴躍參軍,有1800多名將士為革命獻出了年輕而寶貴的生命。濟源人民舍生忘死,前仆后繼,杜八聯、金六聯、硯仙聯、王屋山、大河里等地多支武裝成建制地改編為正規部隊,從濟源這塊紅色熱土上誕生了中國人民解放軍123團、130團、540團三支英雄團隊;涌現出一批省、部、軍級領導干部,他們為新中國的建立作出了不可磨滅的歷史貢獻,寫下了可歌可泣的壯麗詩篇。

  

  詩歌是人類社會高度發達的文化產品,且早于其它文學形式。三千年來,人們以詩歌記錄生活,抒發情感,構建自己的精神家園,同時也成就了無數名揚千古的巨匠大家。濟源地處華夏文明的發祥地,中國九大名山,這里有太行、王屋,古代天下四瀆,這里有濟水、黃河。在這里,可以見到伏羲女媧的足跡,也可以聆聽到夏、商、周三代黃鐘大呂的回響?!妒啡?,濟源有其三:《關雎》和鳴黃河之洲,窈窕淑女,鼓瑟友之;《十月之交》幽王無道,天怒人怨,地裂山崩;《匏有苦葉》秋風蕭瑟,待嫁姑娘風情萬種。

  唐宋以降,產生于王屋山下濟水河畔的詩歌更為璀璨爛漫;唐玄宗司馬氏詩文對答,王屋遂成道教名山;清乾隆讀韓詩考證盤古,明君好學天下美談;李白《上陽臺》盛贊王屋勝景,留下墨寶成大觀;杜甫《憶昔行》遺恨二十年,夢想無奈訴筆端;白居易《題紅葉》撩動少年狂,古稀年情絲終難斷;李商隱靈都作《無題》,博得情圣千古傳……

  中國是詩的國度,濟源是詩的搖籃。從這些洋洋大觀的篇章中,我們不僅可以看到天壇山的勝景,濟水的悠長,還可以聽到沁水園的風雨,龍潭寺的書聲,濟瀆池的龍吟,化城寺的禪音……這些詩詞成為濟源文化中最具光彩和魅力的篇章。

  

  河南是華夏文明的腹地,更是書畫文化的勝地,而濟源古今書畫享有盛名者,也蔚為大觀。

  五代時期的濟源籍畫家荊浩,有“北派山水畫鼻祖”之稱,他的代表作《匡廬圖》,開北派山水畫先河;唐代名相裴休,不僅是禪林名士,其書法更是與楷書四大家之一的柳公權比肩;乾隆皇帝萬機之暇,親自考證韓愈《送李愿歸盤谷序》中的盤谷之所在,留下了珍貴的《歌盤合契》和摩崖石刻,欽定濟源為“名山勝?!?詩仙李白的唯一存世墨?!渡涎秈ㄌ?,在王屋山寫就,文墨俱佳,堪稱國寶,開國領袖毛澤東對《上陽臺帖》愛不釋手,親自捐贈故宮博物院珍藏;明末清初孟津籍書家“神筆”王鐸,把濟源當做第二故鄉,留下了大量與濟源有關的詩文書畫作品;楷書四大家之一的趙孟頫所書的《投龍簡記》,記載了帝王派遣使者到王屋山、濟瀆廟祭山祭水的盛況;沁河東岸的摩崖石刻《鑿開石門記》,早于魏碑200余年,是漢隸向魏碑過度的典型書體,國內僅見;“楷書之祖”鐘繇,卒葬濟源軹城,現存墓?!爸游湯蕁?唐代楷書大家柳公權所書的《溫府君神道碑》,今存于坡頭鎮左山村……宋徽宗、文征明、陳廷敬、馮玉祥等帝王將相、文人雅士,在這塊土地上也都留下了墨寶,傳下了佳話!

  

  歷史名人代表著那個時代的政治思想、文化藝術、科技發展的最高水平和價值取向,是歷史的影像。一個地域歷史名人的多寡,與這個地域的地理區位和人文環境有極大關系。濟源北依太行,南臨黃河,與九朝古都洛陽隔河相望,從東周至五代濟源屬于京畿之地。兩地雖有黃河相隔,但從公元三世紀開始,即有河陽之城連接黃河兩岸,唐代以后又增設河陽橋,為兩岸的人員往來提供了便利,因此,兩地經濟和人文交流極為廣泛,是濟源產生眾多名臣賢相、志士仁人的重要因素。

  我們在眾多濟源籍或長期生活活動在濟源的歷史文化名人中遴選出13位代表人物,如戰國時期的聶政和漢代的郭解,都是名載史冊的俠士??谷照秸逼?,聶政的故事還被郭沫若改變戲劇《裳棣之花》,以鼓勵全國人民抗戰到底。張禹、徐有功、張廷珪、溫造、裴休等,都是漢唐名垂青史的賢相名臣。毛澤東在讀《新唐書·徐有功傳》時,還特別批語“‘命系庖廚,勢固自然’此言不當”,感慨之情溢于言表。宋初的濟源縣令陳省華,不但為官清正,為民所愛,且教子有方,三個兒子均及第進士。元代著名戲曲家關漢卿的《陳母教子》即取材于陳家的故事。千百年來,這些歷史名人的故事,對濟源的民風、政風均有重要影響,是濟源寶貴的精神財富。

  

  王屋山是古代九大名山之一,十大洞天之首,從華夏之祖軒轅黃帝王屋山設壇祭天開始,王屋山道文化就與中華五千年文明相伴而行,一路長歌。夏商周三代,王屋山都屬京畿之地,王屋山下的原城曾是夏代的都城。春秋時期,老子在王屋山悟道,后西行函谷關著成道德經;列御寇曾云游王屋山,廣搜寓言神話,著成《列子》,成為后世道教傳世經典。兩漢時期,于吉在曲陽泉水上得《太平經》。東漢高道魏伯陽,曾在王屋山修煉,著有《周易參同契》,也成為后世的道教經典。魏晉時期的道教理論家、醫學家、煉丹家葛洪,曾長期在王屋山修煉,稱王屋山“正神在其中”。同時期的著名女道士、上清派師祖魏華存,曾在濟源北部的陽洛山修道,著成《黃庭經》,是后世道教養生名著。

  道教形成于東漢,從它的產生、發展、興盛到衰落,各個時期都有道教人物在王屋山活動,并產生過新的道教,因此可以說,王屋山道教的歷史是中國道教歷史的一個縮影。盛唐時期是王屋山道教發展的第一個高峰期。唐玄宗命司馬承禎入主王屋山,其后又令玉真公主到王屋山修道,并在王屋山相繼建起了陽臺宮、紫微宮、清虛宮、上方院、靈都觀等道教宮觀,王屋山在全國道教的中心地位得以確立。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等大詩人都曾登臨王屋山并留下諸多充滿仙風道氣的詩篇,對王屋山的地位和影響起到了極大的推動作用。金元時期是王屋山道教的第二個高峰期,以丘處機為代表的全真道在王屋山廣泛布道,建立宮觀,刊刻道藏,使王屋山成為全真道的北方重鎮,影響力進一步得以彰顯。

  

  濟水,一條古代曾與長江、黃河、淮河齊名并稱“四瀆”的河流,曾是夏王朝的貢道,從春秋時期開始,就和華夏民族的人文始祖伏羲一起,受到先民們的祭拜。歷經數千年滄桑巨變,一千八百里濟水早已失去了它昔日的英姿。在濟水源頭,它已經蛻變為一條淺淺窄窄的小河,灌溉之利不足萬畝。然而,濟水留下的歷史遺跡和文化遺產,不但證實著它的存在,而且記述著它昔日的高貴與輝煌。

  濟水源頭的濟瀆廟,是奉詔而建的祭祀濟水之圣殿,其建筑群落之宏大,內涵之豐富,超過了長江、黃河、淮河沿岸所有水神廟;濟源因濟水發源而得名,濟水下游的濟南、濟陽、濟寧,都以它們特有的名稱,無可爭議地記錄著濟水曾經流過的廣闊地域;《禹貢》、《水經注》、《詩經》等重要典籍中,都可以找到濟水的身影;魏文帝、唐太宗、宋徽宗、明太祖、清世祖、清乾隆都為濟瀆寫過祭文,下過詔書,褒揚濟水之德,祈求水神護佑國家平安;孔丘、孟軻、墨翟、孫武、管仲、李清照、蒲松齡、賈思勰……,這些在濟水流域成長起來的歷史人物,代表了那個時代華夏文明的最高成就,同時也印證了古濟水流域的富庶與繁榮;白居易、李頎、文彥博、王鐸等著名詩人,都為濟水留下了不朽的篇章。

  

  愚公移山的故事源于太行、王屋二山,載于《列子·湯問》,經過千百年來文學家、思想家們的凝練,閃耀著熠熠光彩。

  古人愚公憑著勤勞勇敢,以一種虔誠的心感動上帝,移走了太行、王屋二山,讓他們看到了北山阻隔千年的柔和陽光和一片開闊溫潤的土地;戰爭年代和建設時期,領袖借用愚公精神,樹立起自尊、自信、自立、自強的民族精神,推翻了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兩座大山,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、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以及改革開放的輝煌成就;今天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新的實踐中,還會遇到許多“山”,我們更有必要弘揚愚公移山的精神,以堅韌不拔、自強不息的毅力,攻堅克難,去爭取新的勝利。

  愚公精神對任何一個中國人的影響都是無法估量的,它比任何一種宗教對人的感染力都更為深遠,因為,它不是才子佳人情結,也不是某些鄉野文化或者地域文化的曇花一現和局限,而是一種事關社會進步、人生智慧的大文化,是一種中華多元文化中的主流思想文化。

  愚公文化的產生和傳承,決定了我們這個國家,我們這個民族在當代世界的發展格局中,有足夠的自信和能力 ,在民族復興的偉大進程中,續寫新的輝煌。

  

  濟源地處華夏文明的發祥地,境內已經發現的多處史前文化遺址表明,上古時期的先民就在這里生活勞作。

  濟源境內的古文化遺址星羅棋布,且史前文化遺址居多。沿濟水流域、湨水流域、沁河流域、黃河流域及王屋山區分布的古代遺址,燦若繁星,表明古人逐水而居的山水依存活動軌跡。原城遺址規模宏大,內容豐富,反映了夏王朝時期濟源的重要歷史地位。軹國故城興于戰國,盛于秦漢,曾是“富冠海內”的天下名都,歷經兩千年風雨依然屹立于地面的古城墻,是古軹國文化的重要見證。沁河棧道開鑿于曹魏正始二年,延綿近百公里的棧道壁孔,歷歷在目,今人仍然可以想見當年轉運糧草、戰馬嘶鳴的場景。橫亙于黃河王屋間的北齊長城,是北朝時期東魏西魏分界線,這里曾上演過無數次刀兵血刃爭奪戰。枋口古代水利設施,上可溯至秦漢,下可延及當今,歷代均有增修擴建,直至今日仍在發揮著惠澤利民的作用,充分體現出濟源人民從古到今不斷開發大自然、利用水之利的勤勞與智慧。

  遺址文化是一個地域歷史的見證,不僅承載著悠久的歷史和厚重的文化,造就了豐富多彩的人文景觀,而且是重要的文化基因,隨著時代的發展,必將幻化出更加燦爛的文明。

  

  在濟源市西部,以古邵州(今邵原鎮)為中心大約數百平方公里的區域,是一塊古老而神奇的土地。這里北依太行、王屋山脈,南臨華夏文明搖籃母親河黃河,是炎黃故土黃土高原向華夏腹地中州平原的過渡地帶,是原始人類棲居的良好場所。這里擁有7000多年前的裴李崗時期文化和5000年前的仰韶時期文化遺址,歷史、地理、人文條件得天獨厚。當初,先民走出叢林,刀耕火種,在勞作之余,擊壤而歌,面對大自然賦予的獨特而美麗的山川風物,他們浮想聯翩,引發了對天地怎么來、人類怎么有、天象怎么解、災難怎么辦等諸多問題的臆測探究,經過口口相傳,不斷豐富演繹,于是就產生了盤古開天、女媧補天、摶土造人、黃帝祭天、神農播谷、大禹治水等中華民族人人耳熟能詳的故事傳說。

  在這塊土地上,能夠見到中華創世神話傳說的許多原形物:女媧補天的五彩石、銀河谷,摶土造人的黃河、黃土、娃娃崖,斷鰲足立四極的鰲背山,黃帝祭天的天壇山,大禹治水的八里峽,神農采藥的藥柜山……讓人不得不驚嘆:這里是一個神奇的中華創世傳說神話園!

  (圖片來自于網絡)

推薦閱讀

投稿 搜索 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