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乐透开奖直播:福彩15选5开奖结果

您當前的位置 : 綜合頻道 > 國內 > 正文

95歲老人是功勛卓著的戰斗英雄

2019-05-24 16:27|來源: 新華網|責任編輯: 建偉

  從不提當年勇,直到退役軍人信息采集時才發現

  圖為:九十五歲的張富清老人。﹙湖北日報全媒記者張歐亞攝﹚

  圖為:張富清當年英姿。

  圖為:老人保存的“報功書”。

  中國建設銀行來鳳支行的離休干部張富清,今年95歲了。在熟人和子女眼里,他是一位溫和慈祥的長者。去年底,來鳳縣退役軍人事務局在進行退役軍人信息采集時,老人出示了一張泛黃的“立功登記表”。上面記錄著他在解放戰爭時期榮立一等功三次,二等功一次,攻占摧毀敵人碉堡4座,多次充當突擊隊員在戰火中九死一生。直到這時,人們才知道,這是一位有著卓著功勛的戰斗英雄。

  參加突擊隊只身攻下多座碉堡

  張富清的檔案顯示,他1924年出生于陜西漢中洋縣,1948年參加解放軍西北野戰軍,1955年轉業到恩施來鳳縣,先后在縣糧食局、三胡區、卯洞公社、外貿局、縣建行工作,1985年在縣建行副行長崗位上離休。

  去年11月,來鳳縣退役軍人事務局進行退役軍人信息采集工作。張富清配合信息采集,出示了一張《立功登記表》、一張報功書、幾枚徽章等原始資料,讓家人和工作人員震驚。這張泛黃的登記表上記錄了張富清在西北野戰軍4次立功的經過:一、1948年6月,他作為十四團六連戰士,在壺梯山戰役中任突擊組長,攻下敵人碉堡一個、打死敵人兩名、繳獲機槍一挺,并鞏固了陣地,使后邊部隊順利前進,獲師一等功;二、1948年7月,他作為十四團六連戰士,帶領突擊組6人,在東馬村消滅外圍守敵,占領敵人一個碉堡,給后續部隊打開缺口,自己負傷不下火線,繼續戰斗,獲團一等功;三、1948年9月,他作為十四團六連班長,在臨皋執行搜索任務,發現敵人后即刻占領外圍制高點,壓制了敵人封鎖火力,完成了截擊敵人任務,迅速消滅了敵人,獲師二等功;四、1948年10月,他作為十四團六連班長,在永豐戰役中帶突擊組,夜間上城,奪取了敵人碉堡兩個,繳機槍兩挺,打退敵人數次反撲,堅持到天明,獲軍一等功。

  張健全是張富清的小兒子,今年也有57歲了,曾任縣政法委常務副書記??吹礁蓋姿餃聳詹氐睦紛柿?,他也感到非常驚奇,幾十年來,他只知道父親是一名退伍軍人,卻從未聽他說起過這些赫赫戰功。

  沖鋒陷陣時子彈擦著頭皮飛過

  記者偶然獲悉這個消息,聯系到張健全表示想采訪他的父親,他感到有些為難,不確定父親是否愿意接受采訪。后來對老人稱“省里有人想來看望,了解一下過去戰爭的情況”,老人勉強答應和我們聊一聊。

  張富清老人和老伴孫玉蘭,住在上世紀80年代建成的一間簡陋兩居室里。他聽力不佳,需要靠84歲的老伴轉述。在記者的請求下,老人從箱底翻出一個盒子,從里面拿出立功證書、報功書和軍人登記證,這些都是1948年至1951年間的原始資料,顯示當時西北野戰軍的司令員兼政委是彭德懷。

  張富清告訴記者,他1948年3月參加解放軍,當時不分白天黑夜戰火正猛,他記不清打了多少仗,但記憶最深的是永豐城那一仗。那天拂曉,他和另兩名戰友組成突擊組,率先攀上永豐城墻。他第一個跳下城墻,沖進敵群中展開近身混戰,也不知道戰友去哪里了。他端著沖鋒槍朝敵群猛掃,突然感到頭頂仿佛被人重重錘了一下,他緩過神來繼續戰斗。后來又感覺血流到臉上,用手一摸頭頂,一塊頭皮都翻了起來,他才意識到一顆子彈擦著頭皮飛過,在頭頂留下一道淺溝。

  擊退外圍敵人后,張富清沖到一座碉堡下,刨出一個土坑,將捆在一起的8顆手榴彈和一個炸藥包碼在一起,拉下手榴彈的拉環。手榴彈和炸藥包一起炸響,將碉堡炸毀。這場戰斗一直打到天亮,他炸毀了兩座碉堡,繳獲兩挺機槍。戰斗結束,他死里逃生,而突擊組的另兩名戰友卻再也沒有見到。

  張富清說,他多次參加突擊組打頭陣,但當年他的身體其實很瘦弱,他打仗的秘訣是不怕死?!耙懷逕險蟮?,滿腦子是怎么消滅敵人,決定勝敗的關鍵是信仰和意志?!閉鷗磺遄芙崴?。

  因為打仗勇猛,彭德懷到連隊視察鼓勁的時候,多次接見張富清和突擊組戰士。永豐戰役后,彭德懷握著他的手說:“你在永豐戰役表現突出、立下了大功?!被骨資指詮?。

  轉業后依然保持突擊隊員本色

  1955年,張富清轉業到來鳳縣。

  今年68歲的田洪立,曾與張富清在來鳳縣卯洞公社共事4年多。當時田洪立是公社副書記,張富清是公社革委會副主任。

  記者問起田洪立是否知道張富清是戰斗英雄,他非常意外。他回憶說,張老為人正派,從不倚老賣老、夸夸其談,工作中總是挑最困難的任務,但從未聽張老講過去打仗的經歷。

  田洪立記得當年公社班子成員分配工作片區,張老搶先選了最偏遠的高洞片區,那里不通路、不通電,是全公社最困難的片區。

  在建行來鳳支行里,許多人知道這位離休的副行長,但都沒聽說過他的英雄事跡,33歲的年輕行長李甘霖卻對張富清敬佩有加。

  李甘霖告訴記者,去年11月,他得知張老要去武漢做白內障手術,需要植入人工晶體。他囑咐老人:“您是離休老革命,醫藥費全部報銷,可以選好一點的晶體,保證效果?!焙罄蠢先俗鐾曄質躉乩?,李甘霖發現老人只選了一個3000多元最便宜的晶體。

  張富清說:“我90多歲了,不能再為國家做貢獻了。醫生給我推薦7000多元到2萬多元的晶體,我聽到同病房的一名農民只選了3000多元的,我也選了跟他一樣的,為國家節約一點是一點?!?/p>

  張富清雖然從未向同事講過自己在戰爭年代中當突擊隊員的經歷,但他在行動上一直是奉行著一名突擊隊員的標準。

  深藏功名數十載連子女都沒講

  因為退役軍人信息采集,張健全無意中知道父親戰斗英雄的身份。最近一次,趁著陪父親在醫院看病,他試著詢問父親一些戰場的經歷。老人向他出示了兩處傷口,一處是右邊腋下,是在戰斗中被敵人的燃燒彈灼傷,一處就是頭頂的子彈擦傷。

  記者問,這么英勇的事跡為什么從來不講呢?老人說:“這些往事,組織上已經給了我證書和勛章,我沒必要再拿出來到處顯擺?!?/p>

  來鳳縣退役軍人事務局的領導在上門探望時,詢問張富清老人有什么要求。他動情地說:“當年和我并肩戰斗的那些戰友,好多都犧牲了,還有一些整連整排犧牲的戰友,他們根本沒有機會提任何要求。比起他們,我今天吃的、住的已經好很多倍了。我有什么資格居功自傲,給黨找麻煩提要求呢?”

  張富清老人還欣慰地說,他一家四代人,如今有6名黨員,后輩們都兢兢業業地工作著,子孝孫賢,是他最滿足的事。(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胡成 張歐亞 劉俊華 通訊員 秦敘常 邱克權)


推薦閱讀

投稿 搜索 回頂部